古木周报(20210808)

古木投资   2021-08-08 本文章80阅读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2021

08·08

古木周报(20210808)


      首先在这里祝各位有个愉快的周末。本周风调雨顺,无灾无害,虽有疫情作祟然仍属可防可控范畴之内,市场行情稳中向好,实则大善。


      本周不展开太多细碎的宏观展望,想着重聊聊自己对高端制造的所见所闻所感,可能颇有些无聊,还请诸位耐着性子看完,若内容不对胃口,还望海涵。


      因家父从事机械制造行业,故从小耳濡目染,对中国制造近些年来的起起落落也颇有些见解。自幼从事股票市场投资以来,也多以制造业方向为主,因而无论是传统的钢铁,机械,化工制造,还是现如今所谓的锂电,光伏,半导体之“高端制造”均有涉猎,近期也有不少朋友与我交流讨论这些行业,故在此讲一讲我心中的制造。


      首先,我想阐明一个基本观点,无论传统制造,还是高端制造均属周期性行业,若把制造业当所谓的核心资产来投资,可能其过程会极其痛苦,大起大落是常有的事情,还望诸君心理有所准备。我认为制造业可以分成两个时代来看,一是以石油,煤炭为首的“碳”时代制造,其衍生的行业分别是传统的有色,化工,火力发电,钢铁以及内燃机车。


      众所周知,无论煤炭,还是石油其主要化学成分均为碳元素,由碳作为能量来源支撑了整个近现代人类工业革命的发展。别看现在提到“碳”皆是人人喊打的状态,要知道没有这东西我们还生活在古代社会。当然碳虽然为我们提供了大量能源,但其对环境的整体破坏也是有目共睹的,这种破坏的主要原因还是化石燃料无法充分提供能效转换,因而会排放出各类有害物质,让我们把这个时代统称为“化学能”时代。


      当然我国已经基本完成了“碳”时代建设,无论是炼油总量,火力发电量,钢铁产能,内燃机车制造数量等等都位居世界前列。因此就引出了所谓“碳达峰”概念,这里我就不细数其中逻辑了,相信大家无论对碳达峰,碳中和国策应该比我更了解。本质上上一个时代就是“碳”时代,而下一个时代用我的话来说则是“硅”时代。


      由化学能转化为更高效的电能,由化石燃料时代转为电气化时代是一个大趋势,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政策导向结果,而是生产效率带来经济产出差异,这是不可逆的市场经济现象。而电气化时代最重要的元素就是“硅”,当然用大白话讲基本就是随处可见的沙子。硅是半导体的主要应用材料,而半导体则是电气化时代最重要的生产资料。


      我们提到,化学能时代主要能量来源于石油,煤炭的燃烧化学作用,而在电气化时代,主要能量来源则是光伏发电。光伏本质之上就是高纯度硅材料,利用其半导体P,N两极吸收光能后发生反应产生电流。这里不提太多细节,那么很简单的一句话概括,光伏发电就是电气化时代的火力发电,而光伏制造厂商则是曾经的那些大型煤矿,而其企业主的地位不亚于以前的“煤老板”。


      而芯片,通信,电子等主要原材料依旧是高纯度硅材料,因而电气化时代的硅就如同化学能时代的碳一般,极其重要。让我们把目光转回锂电池,我们不在这里研究太多锂电池的正负极材料等等问题,做投资只需要去关注锂电池与电池电机产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取代曾经的内燃机与汽车油箱,了解了这些我想得出以下我看到的结论。


      所谓“高端制造”其实也不高端,无非是时代转型的必然结果罢了。1. 现在炒作的无论是硅料生产,盐湖提锂本质上都是新时代的有色行业(没什么技术难度,甚至连基本矿井都不需要了),拨开这层华丽的外衣如何去确定有色行业的估值相信各位并不陌生。2. 光伏制造,锂电池制造本质上是一种高级化工行业(有一定技术和规模壁垒),是材料学发展的一个终端产物。光伏产业就是曾经的原油生产+原煤提炼的结合体。而锂电池产业则更像是炼油+成品油储存。芯片电子等行业则更像新时代的钢铁与机械行业(不要小看这两个行业,特种钢材是上一个时代材料学的桂冠,而精密机械设备则一直以来是制造业最难实现的部分,其技术壁垒极高),芯片本质上是终端产品的操控枢纽。有机械表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机芯”一词,放在现在的智能手表芯片就是曾经机械表的机芯。而以PCB为代表的电子元器件支撑体更像是组成终端产品的“钢铁”。


      有了上面本人一些浅显的描述,其实诸位能发现一个很好的参照物。寻找百年前美股这些所对应产业当时的估值,与其最巅峰时期的估值,我们不难发现其中所存在的投资机会,以及当下其估值水平的高与低。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参考。


2021.8.8

浩坤




扫码关注我们

微信号|goomo666



一键咨询